江苏德誉法钧律师事务所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025-5235 1075

新闻动态

无工资标准证据工伤职工人身损害赔偿案

【案情简介】

贾某于2015年8月17日进入某建筑公司(以下简称:公司)项目部从事矿山打钻作业工作。双方口头约定保底工资为7000元/月,工资发放方式为现金,没有订立劳动合同。

2015年8月19日,贾某在矿内被吊桶砸中腰部,发生工伤。2016年10月8日经某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工伤三级,生活护理等级为部分依赖。公司未发放贾某工资。公司以3516元/月的工资基准为贾某缴纳了职工工伤保险,贾某受伤前一年度统筹地区职工月平均工资为4044元/月。

双方因上述工伤赔偿发生争议,贾某提起仲裁请求:公司按实际工资7000元/月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103293元、停工留薪期工资62874元、伙食补助费60200元、护理费88364元、交通费及食宿费10000元;按3593元/月支付伤残津贴至达到退休年龄时止;按1374元/月支付生活护理费直至死亡时止。

案件经仲裁、一审、二审判决结案。

仲裁阶段,仲裁认定公司已为贾某缴纳工伤保险,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伤残津贴、住院伙食补助费、生活护理费、交通费、食宿费均应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故不予支持,仅支持其停工留薪期间工资及住院护理费请求。贾某不服仲裁裁决提起诉讼,要求公司承担所有工伤保险赔偿费用(包括社保赔付部分及工伤赔偿差额部分)。

一审阶段,公司向社保机构申领了一次性工伤伤残补助金、部分伤残津贴、部分护理费,但未向贾某支付。一审法院认定:按贾某受伤前统筹地区上年度的社平工资4044元/月支付所有工伤待遇(含基金赔付金额),另结合案情支持定残后的护理费72792元(暂计5年),其他部分可待实际发生后由贾某另行主张。

二审阶段,贾某对一审认定的定残后的生活护理费月工资标准及期限不服,认为应按照定残前一年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4491元)计算,而非受工伤前一年月平均工资(4044元)计算,应按月或者一次性支付定残后的生活护理费至贾某死亡,而不应只判定5年,遂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代理意见】

本案的争议焦点:工资认定标准、工伤保险差额以及定残后的生活护理费认定期限。

一、工资认定标准以贾某受伤前上一年度社平工资4044元/月标准予以认定。

(一)贾某主张的7000元/月标准,因双方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且贾某且工作不足1月,尚未发放工资,难以提供证据予以认定。

(二)用人单位主张以3516元/月的社保缴纳基数认定为贾某的月工资,但社保缴费基数不等同于实际工资,缴费基数低于实际工资的情况大量存在,该缴费基数低于劳动者受伤前该地上年度社平工资4044元/月,也低于当地行业标准,且用人单位无其他证据证明其主张的工资金额,应承担举证不利的法律后果,该金额与劳动者实际工资标准相去甚远,对劳动者明显不公平,对该主张不应采信。

(三)应适用统筹地区上一年度社平工资标准予以认定。在双方均未举证或举证不能的情况下,根据《湖南省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三款“双方没有签订劳动合同或者劳动合同中没有约定工资标准或者工作不满1月的,月工资标准参照适用其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平均工资”的规定,同时考虑到贾某属于建筑企业农民工以及建筑业工资收入分配的特点,另根据《关于进一步做好建筑业工伤保险工作的意见》人社部发(2014)103号“相关工伤保险待遇中难以按本人工资作为计发基数的,可以参照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平均工资作为计发基数”的规定,也为了公正地保障劳动者的工伤赔偿权益,工资认定标准应以贾某受伤前上一年度社平工资4044元/月标准予以认定。

二、公司应支付所有工伤保险赔偿费用(包括社保赔付部分及工伤赔偿差额部分。

根据《关于进一步做好建筑业工伤保险工作的意见》人社部发(2014)103号,建筑工地用工关系中,建筑企业参加工伤保险有两种情况,第一种对相对固定的职工,应按用人单位参加工伤保险,该种情形应按劳动者的实际工资缴纳工伤保险;第二种对不能按用人单位参保、建筑项目使用的建筑业职工特别是农民工,按项目参加工伤保险。按项目参加工伤保险的,工伤保险部门参照统筹地区劳动者受工伤上年度职工平均工资(即4044元/月)作为计发工伤赔偿的基数。

但本案中公司既未按贾某实际工资缴纳工伤保险,其缴纳基数3516元/月也低于该地上年度社平工资4044元/月,存在未足额缴纳情形,必然导致贾某存在工伤保险差额损失。

根据《湖南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三十七条,未足额支付保费给劳动者造成工伤保险待遇损失的,劳动者亦有权要求用人单位补足差额。本案中,公司虽申领了社保赔偿,但未支付给贾某,应判决公司将所有工伤保险赔偿费用(包括社保赔付部分及工伤赔偿差额部分)一并支付给贾某。

三、公司应按月支付定残后的生活护理费至贾某死亡,或一次性支付。

根据《湖南省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暂行办法》第八条的规定,定残后的护理费应当“按月支付,直至丧失领取条件为止”。因此,请求护理费按月支付至贾某死亡时止,于法有据。

贾某受工伤后,丧失劳动能力,伤残等级高达三级,至今无法下床,从其病情诊断来看,暂无法确定贾某的康复日期。加之贾某已经退居河南老家,现妻离子散,仅由妹妹一人照顾,今后一旦产生护理损失,路途遥远,维权不便。根据劳社部发[2004]18号《关于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有关问题的通知》第四条:“对跨省流动的农民工,即户籍不在参加工伤保险统筹地区(生产经营地)所在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农民工,1至4级伤残长期待遇的支付,可试行一次性支付和长期支付两种方式,供农民工选择。” 考虑到贾某的实际情况,请求护理费一次性支付,亦是于法有据的。

【判决结果】

仲裁裁决:1、公司支付贾某停工留薪期间工资56616元;2、支付2015年8月19日至2016年10月8日住院护理费35700元。3、驳回其他仲裁请求。

一审判决:1、公司支付贾某一次性伤残补助金93012元、停工留薪期间工资56616元;2、从2016年10月20日开始,按3235.2元/月发放伤残津贴至贾某法定退休年龄时止;3、支付停工留薪期住院护理费69691.6元;4、支付定残后的护理费72792元(结合案情暂计算5年),其他部分可待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5、支付交通食宿费2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0965元;6、驳回其他诉求请求。

贾某对一审第4项判决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判决:驳回贾某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裁判文书】

仲裁:湖南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书 湘劳仲案字(2017)第187号

一审: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湘0103民初2081号

二审: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湘01民终7679号

【案例评析】

一、工伤赔偿工资认定标准

建筑企业用工关系中,劳资双方往往不签订劳动合同,且采用现金方式发放工资,仲裁或诉讼时,劳动者往往无法提交有效证据证明实际工资标准,用人单位或用工单位把握工资签收条等证据而拒不提交,导致劳动者在工伤维权中处于不利地位。工伤赔偿的计算标准即本人工资往往无法查明,在该种双方均未举证或举证不能的情况下,适用统筹地区上一年度社平工资标准予以认定工资标准,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也能较为公正地保障工伤员工的合法权益。

二、不同情形下,工伤保险待遇司法裁判思路

(一)用人单位已投保的情形:两种截然不同的裁判思路。

1、第一种裁判思路:认为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伤残津贴、住院伙食补助费、生活护理费等应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而非用人单位支付,直接驳回工伤员工该部分主张,例如本案中仲裁裁决。

用人单位已投保情形又分两种情况:(1)用人单位已经领取待遇;(2)用人单位未领取待遇。

用人单位已经领取待遇的,有责任支付劳动者工伤保险已赔付金额且按照劳动者实际工资标准补足差额损失,司法实践中不宜直接驳回。如本案一审情形,有证据证明用人单位已经申领上述费用但不予支付的,则应判决公司支付所有工伤保险赔偿费用(包括社保赔付部分及工伤赔偿差额部分。同时,在存在工伤保险差额损失的情形下,直接驳回不利于保障工伤员工工伤待遇差额部分权益。

用人单位未领取待遇的,更不宜直接驳回劳动者的诉求,

可能因用人单位不配合劳动者申领社保待遇,可能导致工伤员工拿不到任何工伤赔偿。同时,在存在工伤保险差额的情形下,直接驳回不利于保障工伤员工工伤待遇差额部分权益,从而导致劳动者造成损失,对劳动者不公平。

本律师建议,仲裁员或法官不直接驳回,在审理过程中可以要求双方共同先向社保部门申报相关工伤赔偿,如存在差额损失的情形,中止案件审理,待工伤保险赔付金额下来后恢复审理,支持差额损失。

2、第二种裁判思路:裁决或判决由用人单位支付劳动者所有的工伤保险待遇(包括社保应赔付金额和差额损失部分),同时裁决或判决劳动者配合用人单位申领社保赔付工伤待遇费用,社保赔付的费用归用人单位所有。

本律师比较认可该种做法,既可以督促用人单位及时申报工伤赔偿,又可以减少劳动者诉累,从而有利保障工伤员工的合法权益。

(二)用人单位未投保的情形:所有工伤保险待遇全部由用人单位支付。

用人单位若未缴纳工伤保险,或没有举证证明已经为劳动者缴纳,发生工伤的,应当由用人单位支付劳动者所有工伤待遇。劳动者可以以实际工资作为标准,直接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所有的工伤赔偿责任。另外,未投保的情况下,用人单位拒不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可由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后向用人单位追偿。

三、定残后的护理费发放方式及期限

根据《湖南省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暂行办法》第八条的规定,该护理费应当支付至丧失领取条件为止。定残后生活护理费的支付期限认定属于法官自由裁量权的范围。本案中贾某提出护理费应当发放至贾某死亡时止,但本案法官考虑到贾某伤残等级较高,有随时发生意外的可能,仅作出了公司应向贾某支付生活护理费72792元(结合案情暂计5年),其他部分生活护理费可待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的判决。但该判决会增加工伤员工的维权成本,本律师建议,采取按月支付方式或一次性支付方式支付,可以较公平保障工伤员工合法权益。

【结语和建议】

本案是一起建筑工地农民工工伤案件,上述予以讨论的工资标准、工伤保险差额以及1-4级工伤中的长期待遇的时间认定问题,都属于司法实践中工伤案件较为热点的问题,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和典型性。

本案代理律师建议有二:第一建议劳动者,特别是建筑行业农民工,平时一定要注意收集、保全关于劳动关系或用工关系成立以及工资发放的相关证据,比如:劳动合同、工资条、转账记录、欠款凭证等等。口头约定工资、现金发放工资等方式,将导致工资标准难以提供证据证明,从而导致维权处于被动局面。同时建议劳动者,在合法权益收到侵犯时,要用法律武器予以维权,可以申请法律援助或通过聘请专业劳动法律师维权。第二建议代理人,针对该类案件提出有依据、条理清晰的诉讼主张,避免自己的当事人在诉讼中处于被动地位。


Copyright © 2020 江苏德誉法钧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010542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