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德誉法钧律师事务所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025-5235 1075

经典案例

王某某家属与张某某家属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案情简介】

2019年6月,李某带着孙子王某某到小区外玩耍,不料,正当王某某骑着童车在人行道上前行时,被突然跑过来的小朋友张某某撞到,王某某从童车上弹起后落回童车座位时脸部磕到童车的车头网兜上,导致左眼下方1厘米处撕裂性创伤。李某见状,立即带孩子到附近的医院就诊,可是面对王某某的伤情,医生表示无法处理这个伤口,建议立刻去市级医院进行处理。在市人民院治疗一段时间以后,王某某的伤势得到控制,但是脸上却留下了明显的疤痕,今后还需要整容。面对幼小的孩子受到这样的伤害,王某某的家人悲痛不已,坚决要求张某某家赔偿3万4千元治疗费。8月,王某某家长将张某某起诉到县人民法院,要求张某某对王某某人身伤害进行赔偿。县人民法院委托县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该案。

【调解过程】

调解员了解案情后,立即将李某请到了调解工作室详细询问情况。李某显得十分激动,李某说,本来活泼开朗的王某某自从出事以后,就因为脸上的疤痕而变得自卑和敏感,他每天不敢出门,害怕招来异样的眼光,更不敢和同龄的孩子玩耍,害怕受到小朋友的嘲笑,幼小的心灵承受太多的痛苦。表示如果得不到满意的赔偿,就要采取“以牙还牙”的报复手段。听了李某的诉说,调解员首先安慰她,对于她对王某某的疼爱和看到孙子受伤后所承受的痛苦表示理解。其次,批评她试图通过不理智的行为解决问题的错误想法,让她明白,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应该保持冷静,在法律、道德允许的范围内解决矛盾,不能意气用事,采取过激行为。最后,调解员对她说,要客观地看待这次意外事故,张某某不慎撞到王某某,使孩子受伤,其实双方家长都有责任,不能一味责怪对方。听了调解员的劝说,李某的情绪逐渐平静了下来,认为调解员说的有道理,表示要好好考虑解决的办法,同时出于经济考虑,她希望不要做人身伤害鉴定。

第二天,调解员又请张某某的妈妈傅某来到调解工作室。傅某表示,事发当天,他们夫妻俩都上班,对事故发生的具体情况不了解,后来经过了解才知道儿子从幼儿园放学后在被外公接回家的路上撞到了小朋友。当时他们见张某某并无大碍,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后来她听说王某某被撞伤,于是连忙买了一些水果和牛奶上门探望。她只是看到王某某的脸上贴着纱布,并不知道具体的伤情。可是,李某当时情绪激动,对他们说了一些过激的话语,使他们很不高兴,结果两家也没办法和解,居委会主持的调解也没有成功。傅某最后强调,因为这次事故两家都有责任,所以他们只同意赔偿部分医药费。

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和双方的意见后,调解员又多次单独做他们的工作,向他们讲透法律、讲清道理、讲明情义,努力使双方心平气和地解决纠纷。对于李某,调解员深刻体会到作为长辈看护小辈的心情,调解员想李某一定为自己没有保护好孩子的安全而感到深深的自责和内疚,于是调解员就着重开导她,让她认识到这是一次意外,谁也不希望悲剧的发生,既然发生就要想办法好好解决,特别是不能做出过激行为,使孩子受到第二次伤害。同时,告诉她法院的判决是以司法鉴定作为依据,既然她出于经济考虑不希望进行鉴定,就可以节省一定的鉴定费用,也可以适当降低赔偿要求。对于傅某,调解员从一个母亲的角度做她的工作,告诉她,王某某和张某某都是祖国的花朵,是家庭的未来,谁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幸福快乐,可是由于张某某的不小心,导致王某某的身体受到了伤害,而且这个身体伤害将给他带来更大的心理伤害,希望傅某能够从一个母亲的角度设身处地体会对方家长的感受,多补偿一些费用,帮助王某某顺利完成接下来的整形手术,使他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在调解员的耐心说服下,傅女士夫妻俩同意一次性赔偿王某某2万元。

至此,一场历时两个多月的纠纷得到圆满解决,双方对此表示满意。张某某的妈妈傅某特意写来一封感谢信,信中写道:“原本很不愿意赔偿,但经过调解员的耐心说服,了解了法律规定,于情于理都心甘情愿地给予赔偿,希望王某某早日痊愈。真心感谢工作室调解员的细心工作。”

【调解结果】

调解结果:

双方接受了调解意见,张某某一次性给付王某某医疗费、营养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人民币2万元。

【案例点评】

一是了解案情。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特别是对人民调解员来说,不知道矛盾纠纷是如何发生的,或者只是知道大概情况,不了解关键的细节,就无法提出合情合理合法的解决方案,也不利于矛盾纠纷的解决。在这起矛盾纠纷中,调解员分别找来李某和傅某,通过与他们的交谈,详细了解矛盾纠纷的来龙去脉,对于双方说法不一致的地方要仔细询问,并加以分析求证,力图还原矛盾纠纷发生的真实情况。

二是了解双方观点。由于当事人身处其中,纠纷的解决直接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益,对于同一纠纷,会从不同的角度持不同的看法,甚至对纠纷如何解决也会持完全不同的观点。在这起纠纷中,李某认为自己孙子的不幸完全是由张某某造成的,要求张某某父母承担一切责任,提出3万4千元的赔偿费用。可是傅某却认为,这一事故的发生不能完全归咎于张某某,李某也没有尽到看护责任,因此只同意承担王某某的部分医药费。因此,调解员尽可能更多地了解双方对纠纷的认识、态度和解决纠纷的心理价位,以便最大限度地缩小双方心理差距,制定利于纠纷解决的调解方案。

三是疏导情绪。要想使双方达成调解协议,首先要让当事人接受、认同调解员,因此,调解员必须做到富有“同理心”,从而疏导当事人的情绪,化解当事人的心结,走进当事人的心灵。在这起纠纷中,李某受打击后一度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甚至表示要对张某某“下毒手”。为了防止她做出极端行为,调解员没有立即指责她,也没有空洞地说教,而是听她倾诉,让她宣泄,然后尽可能表示出对她的理解和同情。调解员对她说:“调解员很理解你的心情,调解员想如果调解员的孩子也经历了这样的身心伤害,调解员的情绪一定比你还要激动。”听了这些,李某激动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觉得调解员不是一个毫不相干的局外人和旁观者,而是真心支持和帮助她的人,对调解员说的话也听得进去,为下一步的调解奠定了基础。

四是适当调解。适当调解,就是对当事人讲透法律、讲清道理、讲明情理,最终达成双方都能接受的协议。在这起纠纷中,调解员分别做李某和傅某的工作,使他们客观冷静地看待这起事故。调解员告诉他们,在法律上双方监护人都负有保护孩子人身安全的义务,造成现在的结果双方家长都有责任,不能一味怪罪对方,逃避责任。在情理上,调解员劝说他们从孩子的将来考虑,尽早解决纠纷,使孩子早日康复,如果久拖不决导致极端行为,只会给双方带来更大的痛苦。通过调解员不断地耐心疏导,最终使他们达成调解协议。

Copyright © 2020 江苏德誉法钧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01054254号